斬首蘇萊曼尼是否有助特朗普連任?

2020-01-09 07:37 軍事政務 69

蘇萊曼尼作為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精銳部隊"圣城旅"的指揮官,是伊朗最有權勢的人物之一
戰時總統受益?
傳統上,面對重大外交政策危機的美國總統通常都會有所受益,至少短期內支持率會上漲。

這就是所謂的“聚旗效應”。1991年海灣戰爭提升了老布什的人氣;911恐怖襲擊以及隨后美軍轟炸阿富汗讓小布什的支持率創下他任期的歷史記錄。

不過那都是大規模軍事行動。“賭注”更低的時候,可見的政治收益——至少從選民支持率來看——更難判斷。

2011年美國空襲利比亞期間,奧巴馬的支持率沒有變化;美國導彈襲擊使用化學武器的敘利亞空軍基地后,特朗普的支持率只是稍有上揚。即使如此,現在看來,也許那只是統計數字的正常浮動,特朗普的支持率一向基本穩定。

刺殺蘇萊曼尼之后美國首次民調顯示,公眾對特朗普舉措的看法嚴重兩極化,他以往的許多政策也有同樣的效果。

美國《赫芬頓郵報》調查顯示,支持特朗普下令擊斃蘇萊曼尼的美國人(43%)稍稍多于反對派(38%),但支持者同時表示,擔憂總統的決策過程、擔憂可能引發的后果。

除非美國取得輝煌的軍事勝利或者陷入長期的血腥沖突,美國人對特朗普這位總統的看法最終可能不會有太大變化。


前總統小布什在美國入侵伊拉克幾個星期后宣布“使命完成”
共和黨“齊心”

不過,特朗普仍然有可能通過把自己的支持者發動、團結起來,從美伊關系最新發展中受益,就像之前他也曾從其他爭議性、煽動性決策中受益一樣。

《赫芬頓郵報》同一項調查顯示,83%的共和黨人支持特朗普的空襲決定。同時,他的支持者紛紛出動,用刺殺作為刺激政治對手的最新武器。

保守的搞笑網站Babylon Bee嘲諷說,民主黨人要把美國國旗降半旗哀悼蘇萊曼尼之死。

中東突變或許也可以幫助特朗普把國人的注意力從他面對的彈劾案轉移開來。從特朗普所發推特來看,至少他本人也在考慮彈劾問題。比如這一則推文:“在這一歷史時刻,我日理萬機,把時間浪費在政治鬧劇上,悲哀。”

圖片版權 @realDonaldTrump@REALDONALDTRUMP
民主黨分歧
從民主黨一方來看,刺殺蘇萊曼尼可能再次給黨內的反戰派系加油。自從伊拉克戰爭以來,反戰派一直沒有明顯大舉動。

總統候選人領跑者之一桑德斯第一時間展現自己的“和平”記錄。他在一則推文中寫道:“越南,我對了;伊拉克,我對了。我會盡己所能防止伊朗戰爭。”


另一位候選人、夏威夷州眾議員圖爾西·加巴德(Tulsi Gabbard)之前一直反對她所說的共和、民主兩黨共同主張的“政權更替戰爭”,此次她說,刺殺蘇萊曼尼是違背美國憲法的“戰爭行為”。

此類觀點和其他民主黨候選人存在明顯反差,他們譴責蘇萊曼尼支持針對美軍的代理戰爭,但同時也提出質疑、并且批評特朗普的舉措不明智。

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長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說,“嚴重質疑決策過程,嚴重質疑我們是否有準備應對后果”;沃倫稱蘇萊曼尼是“謀殺犯”;明尼蘇達州參議員克羅布查(Amy Klobuchar)擔心美國在中東軍隊的安全。

前紐約市長布隆伯格則把準星對準桑德斯,他批評桑德斯把美國的空襲稱作“暗殺”,并說“那家伙手上沾滿了美國人的鮮血......誰也不會認為我們干掉他是做了錯事”。

競選備戰過程中,圍繞醫保話題民主黨內已經屢次顯現分歧。如果伊朗危機繼續升溫,是否動用武力有可能成為另一個導致黨內分裂的議題。

美國空襲后華盛頓出現反戰游行
拜登的窘境
拜登長期被看作民主黨候選人的領頭羊、特朗普大選中的主要對手。《赫芬頓郵報》的民意調查或許會讓他舒口氣。

民主黨/親民主黨人當中62%表示,在伊朗問題上“信任”拜登,這一數字遠遠超過桑德斯和沃倫。

考慮到拜登長期主政外交——8年任副總統、長期任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主席,這或許并不令人吃驚。

但是,過往記錄可能也是雙刃劍。現在的中東局勢將讓美國人再次關注拜登2003年對伊拉克戰爭的支持以及之后他對自己立場含糊不清的解釋。

上一篇:使館事件爆發后,美國宣布向伊拉克增兵,伊朗:理智些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