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里王婆子介紹潘金蓮一共拿了多少錢?

2020-01-29 23:12 歷史文化 118

有人的地方,就有競爭。

從《金瓶梅》的前幾回中,我們可以看出媒婆之間的競爭也是相當激烈的。

無媒不成婚。媒人,在中國的婚姻制度中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那么,媒婆的收入究竟怎樣呢?我們可以根據其他同時代諸多小說故事(如《三言二拍》等)中的數據材料,估算成人民幣:

那個時候,媒婆每說成一樁親事,大概能賺1500元至300元之間不等(1000元至600元是常態。)視家庭狀況而有不同。

俗語曰:“說好一門親,能穿一身新”。按我們今天的標準來看,相當于是買一套象樣衣服的價格。

媒婆的單筆收入,顯然還是比較可觀的。但結婚的人并不是天天都有,甚至有的媒婆半年一年不開張也很正常。

因此,做媒婆的多數只是兼職做媒,并且,只要一打聽到有誰要結婚,那就得趕快先下手為強,以免落入人后。

否則的話,以后的生意那就根本沒法做了。

《金瓶梅》前幾回中,已經提到了三個媒婆。

最厲害的一個媒婆,就是設毒計毒死武大郎的那個王婆子。

王婆子的主業是賣茶。賣茶的生意如何呢?用她自己的話說,叫“鬼打更”。所以就同時兼職做說媒,又攬人家些衣服賣,又與人家當接生婆,閑常也會作牽頭,拉皮條,也會針灸看病。

從做小生意的角度來看,王婆子其實很能干的。兼職了六七項,最拿手的,還是說媒、拉皮條。

西門慶的大老婆,娶的是吳局長的姑娘吳月娘,這門高攀的婚事,原先就是王婆子幫他說成的媒。按說,西門慶就應該多多照顧一下王婆子的生意。

可王婆子卻說,西門慶從來都是慳吝小氣慣了的。

王婆子問:“西老板,你最近怎么好長時間不來我這里吃茶了?”

西門慶就順口說道:“這段時間太忙了,我的姑娘快要結婚了,忙啊,所以不得閑來。”

王婆子一聽,不高興了:“你的姑娘是誰家定了?你怎么不請我去說媒?”

西門慶說:“啊呀,也不是不請干娘說媒。我的姑娘要嫁到東京去了,是東京八十萬禁軍楊提督的——親家(姓陳)的兒子。是他那邊的文嫂過來和我們這邊的薛嫂兒一起說的媒。”

文嫂是京城里的媒婆,和王婆子的沖突應該不大。薛嫂是本縣的媒婆,是王婆子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王婆子當時聽了,哈哈笑道:“西老板,我們這做媒人的,都是狗娘養下來的。”

西門慶說:“干娘若肯去,到時候我叫人來請你,也算你一個。”

王婆子道:“她們說親的時候又沒我的份,做成的熟飯兒,我怎好意思分她們的?到明日嫁娶的時候,你通知一聲,我拿些人情錢去走走,討得一張半張桌面,到是正經。我怎的好和人斗氣!”

王婆子幫西門慶介紹潘金蓮,花了一番心思的。先說好的價格是3000元,而實際上不止,大約賺了五六千塊!已經遠遠超出了同行業的平均利潤。

這潘金蓮的美貌自不必說,更難得的是從小在王招宣府里學習彈唱(高等培訓),彈得一手好琵琶,本縣沒人強得過她。西門慶聽她彈唱后,十分歡喜,夸獎無數。

西門慶和潘金蓮好上了兩個月左右,前前后后一共花了幾萬塊(主要是處理武大郎的后事,破了些財。)激情就開始消退了,西門慶來的少了。

再說本縣的另一個媒婆:薛嫂。

薛嫂是個賣花的,也和王婆一樣,兼職做“媒婆”。

西門慶和吳月娘的婚事,是王婆做成的,薛嫂沒有搶到。薛嫂當然也是有競爭意識的,所以她就把目標瞄準了西門慶的女兒,終于搶到了這筆生意,做成了。

西門慶女兒的婚嫁,王婆子沒做成,甚至完全不知道,所以王婆很生氣,后果很嚴重。她就極力撮合西門慶與潘金蓮通奸,自己好從中漁利。這一筆做成了,王婆賺大了。

薛嫂呢?當然也不甘落后。暗暗地與頭號媒婆王婆子較上了勁兒,她也幫西門慶物色了一個對象。

這一天,西門慶正在藥房里和姓傅的伙計算帳,薛嫂找來了,把西門慶喊到外面僻靜處說話。

西門慶問她有什么事。

薛嫂說:“西老板,你的三太太不久前不是已經死了嗎?我有一件親事,專門過來對西老板說說,管情中你老人家的意,就叫她來頂死了的三太太的窩兒,你看何如?”

西門慶道:“你且說說看,這件親事是那家的?”

薛嫂道:“這位娘子,說起來你老人家也應該知道些,就是南門外販布的楊老板的老婆。她手里有一分好錢。南京拔步床(名牌床,一張估價大幾萬人民幣)也有兩張。四季衣服,插不下手去,也有四五只箱子。金鐲銀釧不消說,手里的現銀子也有上千兩(合人民幣30萬元。)。好三梭布也有三二百筒。不料,她的老公去販布,死在了外邊。她守寡了一年多,身邊又沒兒沒女,只有個小叔子,她老公的弟弟楊宗保,才十歲。我說她這個年紀,青春年少的,守寡做什么!這位娘子,今年還不到二十五六歲,小你兩三歲,生的長挑身材,一表人物,打扮起來就是個燈人兒,風流俊俏,百伶百俐,當家立紀、針指女工、雙陸棋子,都不消說。不瞞西老板說,她娘家姓孟,排行三姐,就住在臭水巷。又會彈一手好琴,西老板,你若見了她呀,管情一箭就上垛!”

薛嫂也是一張好嘴。

西門慶一聽,聽說那個女的會彈琴,就合上他的意了。還沒見到面咧,馬上就把這門親事先定了下來,答應和她結婚,讓她來當三太太。

當即就與薛嫂約好了,明天就是個黃道吉日,明天我們就買了禮物送過去。

潘金蓮呢,天天坐在門口望,望啊望,望穿秋水,一望也不來,兩望也不來,硬是望不見個西門慶的人影兒。

上一篇:天下第一鑄劍師,天下十大名劍有五把出自他手 下一篇:清朝愛新覺羅氏竟這樣對待烏鴉!聞者落淚...